一半守序善良,一半混乱中立。
墙头只增不减,爬墙反复横跳。
道系写文,爱看看不看滚。

【DC/超人天赋使命/Clex】我愿意为你而死

短打摸鱼。
是私心重的伪言情剧本
写作友情读作爱情



盛夏,草木葱茏,烈日流金。
小镇上没有其他居民愿意搞明白,为什么卢瑟家的少爷有凉爽宜人的宽敞豪宅不呆,要跑到外头去体验平民的酷暑乘凉方式。
克拉克,努力地付出一切去交换一个能与自己互相理解的好朋友,试图搞明白。
“凉爽宜人?”
莱克斯把举着的一本厚厚的精装书放到一边(那本书讨论了人际关系,是这个年纪的青少年往往感兴趣,却没有耐心深入研讨其理论的心理学),大树的树冠阴翳在他瘦削的面庞上浮动。
“那个房子是凉快过头。”
他静静地看着克拉克。
“呃,”枕着手躺在草地上的克拉克情不自禁坐起身来,“你家是不是有很多房子?我知道,这很明显,我的意思是,我还是头一回听见有人在日常对话里用‘房子’而不是‘家’说话。”
莱克斯只是哼了一声。
“但那没问题,”克拉克忙说,“也能很容易听懂。”
“还好我不需要帮你上一堂分辨‘房子’和‘家’的愚蠢单词辅导课。”
克拉克揪了揪地上的草叶(其实至多算是碰了碰)。
“嗯,”克拉克犹豫不决,他试着开口,“你不喜欢你爸爸,对吗?”
莱克斯没有说话,他把那本大部头的精装书又放到大腿上。
好吧,他不愿意回答,但夏天还穿着西装长裤真的挺热的。克拉克想,上了班的大人才那么做。
“亲密关系,”莱克斯突然说,但他的目光并没有离开书页,“你只对天文物理感兴趣,但你应该了解这个。我的家庭,不让人快乐。甚至不足以称之为家人。”稀奇地打开了说话的开关一般,他不自觉地顺着说了下去,“我也没有好朋友,没有恋人。我没有亲密关系。但这不重要。”
我们现在谈恋人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克拉克耳根泛红,他想起那个活力四射的红发拉拉队女孩。她和莱克斯有一样引人注目的红发。等等,莱克斯刚刚前一句话是什么?
“等等,”克拉克道,笨拙、焦急又热切,“为、为什么?为什么你没有好朋友?我不是你的好朋友吗?”
莱克斯没有动,但是克拉克看到他沉沉地眨了眨眼。
“克拉克,”他扭过头来,神色倨傲,“你是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但我不认为你是我的好朋友。实事求是,我们的关系尚未达到那种程度。依照书上所说,感情真挚的好朋友会互相给予。没有任何利益交换做背景,我不认为我们能互相付出那么多。简单讲,你不会愿意为我而死。”
“凭什么?”
克拉克不服气地大声质问。他是真生气了。
“你凭什么就这么主观论定?你凭什么就这么否认我?”克拉克的眉头拧成一团,“我愿意。”他一字一句大声说。
“我愿意,我愿意为你而死。
“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
莱克斯只是注视着他,一言不发。
一阵暖风拨动大片玉米田的翠叶,吹拂他们的衣摆和乱发,翻动莱克斯手中的书页。
不远处的铁轨尽头,传来火车汽笛的呜鸣声。
“我会证明给你看。”克拉克猝然爬起身来,撒腿就跑。
“你去哪?”莱克斯愣了一下,扔下书追过去。见鬼的是,他从来都跑不过克拉克。
他们穿过小麦田和大片的玉米田,穿过一片几近把他们淹没的向日葵。远远地,莱克斯看见克拉克停在铁轨正中央,大喊大叫。
“克拉克·肯特——”
脑子进水了,莱克斯边跑边骂道。他憎恨长跑。
“永远是——”
要不然就让他去死吧,莱克斯想。
“莱克斯·卢瑟的——”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好朋友——”
莱克斯使出平生力气纵身跃起,将克拉克扑倒,两个人翻滚着撞进铁轨另一边的玉米地。火车哐次哐次地呼啸着穿过。
莱克斯恶狠狠地咒骂着,从克拉克身上把自己撑起来,一把揪住农场男孩的运动衫衣领。
你疯了吗?
“喔,”克拉克分明灰头土脸,却让人觉得他笑得熠熠生辉(我很轻吗?为什么他像是被一团棉花压在身上一样?莱克斯忍不住想),“莱克斯,你看。为了向你证明,我不怕站到铁轨中间,而你可以不顾生命危险来救我。所以我愿意为你而死,你也愿意为我而死,我们明明就是好朋友!”
太阳懒洋洋地低头瞧着。火车还在一去不返地驶过田野。
莱克斯和克拉克互相望着。莱克斯的嘴一张一合,却没能发出一个音节。
最后莱克斯把他狠狠一甩,利落地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灰尘。
“你疯了。”
“莱克斯——”
“我的疯子好朋友。”
莱克斯转头,给了克拉克一个大大的笑容。
克拉克坐在草地上,扶正自己的棒球帽,帅气地摆出胜利的手势。





数年之后。
那发生在又一次的大都会危机之后(如果挽救不及时,通常这都会演变成地球危机)。人们常说哥谭危险,大都会是它的难兄难弟。对普通人而言,哥谭多人祸,大都会多天灾。动不动逼得超人和莱克斯·卢瑟合作的天灾。
超人把莱克斯·卢瑟放到顶层公寓的窗台上,抱臂,威严地飘浮在空中。他赤红的披风在大都会二氧化碳与酒精的夜风中飘舞,如一面旗帜遮住了皎月。
“现在让我猜猜你为什么救我。”莱克斯略微前倾,俯在窗台上,他的翠绿眼睛是最亮的那对氪石。
“你替我挡了氪石射线,”超人不咸不淡地道,“你不顾生命危险。你愿意为我而死,我也仍然愿意为你而死,只要理由正当。”
你错了。”莱克斯说。
超人静静等候着。
“我要你为我而活。”
莱克斯朝超人心脏的方向伸出手,紧握成拳。
“这样我才能亲手杀死你。”



超人轻笑一声,一拂披风,远远飞去。
他还是没有认出我是克拉克。
飞过月亮的时候他想。



评论 ( 9 )
热度 ( 49 )

© 风摇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