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守序善良,一半混乱中立。
墙头只增不减,爬墙反复横跳。
道系写文,爱看看不看滚。

【DC/超蝙】如何使生气的氪星人一秒破功

·梗:正义联盟动画第二季第二集,芒果又骗了酥皮,最后老爷强行从要爆炸的星球上拖他回来

(多年后我回来看自己的文,发现我居然把达叔认成了芒果_(┐ ◟ᐕ)¬_我佛瓷杯)
·PS:新人入圈萌得停不下来,但若有人物性格和情节上的疏漏之处还请见谅

天知道有多少闲的发慌的人类科学家做过多少无意义的调查研究,以证明情绪对生物延续与进化的促进作用。然而蝙蝠侠向来对之嗤之以鼻:事实证明难以控制的情绪会使人愚蠢。
所以他向来冷漠,极少真的生气。
假的。蝙蝠侠冷漠地否定了上述思考。当那颗星球即将爆炸,当他要踏上飞船但一回头却没看见超人时,他几乎要炸成哥谭天上的火树银花。
妈的智障。
然而蝙蝠侠自己当时都不曾料到的是,正是情绪使他被揍翻在地又爬起来抱住超人并按下传送门按钮的动作一气呵成,毫无犹豫。同样也正是情绪,使他同超人说没有谁会在那样的爆炸下存活时,想探明对方的情绪以致忘记了右肩隐隐的疼痛。
“布鲁斯,你不会总是对的。”
哦上帝,这个蓝大个的态度可真差——我的意思是,他控制情绪的能力真是比自己差得远。
然而我们的超人先生,现在是不会承认之前他完全有被抱住但挣脱的能力,却在体温靠紧的一瞬间大脑当机的。
稍纵即逝的惊讶与迟疑酿成的后果,使他未能消解怒意。
过分,非常过分。
短暂的寂静后蝙蝠侠回答了他:“除非现在那堆乱糟糟的烟尘与碎火里能飞出个‘超人’来?”
“Bat,你不用妄想有幽默感。”超人认为这个笑话并不好笑。
我没有幽默感?那你倒是挺有幽默感的,你在讲一个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布鲁斯·韦恩心下暗想。
超人见他两只蝙蝠眼又一如既往玩味地眯了眯,直截了当地继续道:“你明知,我指的不是爆炸里会不会有人存活这件事。”
他看上去很生气,近乎怒火中烧。
对方再三不领情。蝙蝠侠的耐心快被消耗殆尽,但他想他还能控制住情绪。“你不能置你的性命于不顾,即便你有多命硬。”
于是,超人那对澄蓝得此刻像是在翻腾的海洋的眼睛,便注视着他。
“布鲁斯,起初,我并不打算置我的性命于不顾。”
布鲁斯头一回恼怒得一阵晕眩。他坚信自己听出了对方对自己的指责,但他不敢相信这是对方会说出的话。
“你认为,是我要害你?”
他站到对方面前,一字一句,从齿缝里挤出这句话。
地球上——乃至全宇宙,应该也只有这一个人类,这个微不足道的、脆弱的种族中的一员,能够站在一个天生就是光明与力量之子的氪星人面前,以完全不输于对方的气势如此斥问,而毫不畏怯。这位暗夜的骑士此刻面无表情,他的不满总能被理智压制在一条线下,像极渊白骨上飘浮的冷火,无声息地燃烧。
神明之子意识到他说得有些过分了,但他不想认输。他还想说些什么,可没有时间允许他这样做了。比时间还要快的男人夺走了这一刻的时间:那道红影闯进来,拍了拍他的蝙蝠侠的肩,说话快得像风一般:“嘿,二位,准备好吃晚餐了吗?”
然而蝙蝠侠恰好被拍到了伤处,他不禁嘶了一声。闪电侠立刻露出了错愕和疑惑的表情,但不待他问什么,黑暗骑士就摆了摆手转身而去了。
意识到什么的神明之子大脑霎然空白,方才组织好的语句被冲刷得一干二净,只有一句话在他脑内回旋:我打得有多重?
这时闪电侠在这个一动不动的塑像前挥了挥手。超人回过神来,往蝙蝠侠离开的电梯方向跑去了。
“布鲁斯!等等!”
站在电梯上徐徐下降的蝙蝠侠,听着身后愈驱愈远的呼唤,勾起一个微笑。
看来装疼是正确的。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122 )

© 风摇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