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守序善良,一半混乱中立。
墙头只增不减,爬墙反复横跳。
道系写文,爱看看不看滚。

【天下3/陆张】七夜玉玑子如何黑想陆南亭的张凯枫(七夕摸鱼)

昨晚上摸的鱼,一个七夕节小段子。

CP覆盖率广,见TAG,信息量略大。


张凯枫撩个木马腿抱着双臂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地低着头,身周似有浓浓怨气翻滚,深刻表达着我不服。

七夜和玉玑子在下棋。

一声金属摩擦声,张凯枫拔剑出鞘横在大腿上,指尖一下一下扣在上面数剑纹,哐当哐当震得响,仿佛魔音空唱,更深刻地表达着我不服。

七夜看不下去了,“不服憋着。”

玉玑子不禁道:“他已经够憋着了。”

七夜扫了停下扣剑的张凯枫一眼,“你是在心疼魔灵?还是烦陆南亭不理你?”

玉玑子看不下去了,落了一子,“五殿下,同本座下棋可要专心。”


是说这日子本来是七夕节,传说中牛郎织女相会之日,情人相拥,孤家寡人的只能化狗。如果说鬼节啊元旦啊他们仨都能一拍即合一起过的话,七夕一起过就有些微妙。

七夜肯定陪墨姬去了,玉玑子肯定带剑去赏花,张凯枫觉着不如去弈剑听雨阁吃个饭,无聊久了说不定顺便能找点乐子。

于是他遣了一只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魔灵去寻陆南亭。

然后魔灵没回来。

张凯枫不知道陆南亭什么意思。

于是他又发了第二只。

魔灵还是没回来。

张凯枫总觉得他有点懂陆南亭是什么意思了。

他发了第三只。

魔灵依然没回来。

张凯枫炸了,开始各种不服。

说来其实也不怪陆南亭,怪就怪剑阁弟子为了如何更好地延续技力这个事儿,专程要求掌门到鬼墨走一趟,其实也就去拜访一下聊两句,然后陆南亭鬼使神差地xiang选kan择kan了shi这di天biao去qing。如果说魔灵到太虚观都还勉强是到了以后再被法阵轰散的话,蜀州城是真没辙,鬼气深重,同为鬼气魔气而成的魔灵会秒秒钟被同化。

于是三只魔灵就在蜀州城门口上下浮动着等陆南亭出来。

所以说陆南亭根本还没来得及有什么意思,不知道张凯枫是脑补了什么,直接自己炸了。


然而七夜和玉玑子下棋不能对张凯枫造成半点影响,他一敲桌沿,还得君子本性未改地刻意没打扰了棋子站的位置。

“七夜,我要去天枢院。”

“做什么?”

“不研究出如何让观其妙每一下都能打出九玄,我就不姓张。”

玉玑子道:“那你姓陆?”

张凯枫懒得理他。

但七夜道:“天枢院是研究取人命的,不是研究取人心的,你换个地吧。”

张凯枫还欲再说,玉玑子又看不下去了:“不然我去给你找大师兄……”

“你的大师兄关我甚事?”

“……的儿子。他应该比较清楚。”

张凯枫又开始数剑纹了。


评论
热度 ( 29 )

© 风摇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