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守序善良,一半混乱中立。
墙头只增不减,爬墙反复横跳。
道系写文,爱看看不看滚。

【天下3/乱来向】幽都话剧组之元旦汇演幕前

·全程高能
·高浓度恶搞,OOC有
·PO主的脑子由洞构成,请带上二十碗蛋(聚)炒(能)饭(丹)找PO主谈人生
·感谢脑洞辅助挖掘@妃怜袖 @西陵​-百工坊-点鼓升堂
·发散思维,文体死,文笔死,文风死
·可能有续,多半没有

1
剧组导演颛顼捧着名为《中二王子:俏小厮你别跑》的剧本翻了几遍,沉沉地将其往桌上一扔:“这眷夫人有唱歌的戏,看来还是交给萦尘最为妥当。”
萦尘翻到歌词那页,情不自禁开唱:“春日宴,再拜呈三愿,一愿郎君休妻,二愿妾身上位,三愿子孙绕膝前,醒时同交欢……”
【三炮快把你妈带走!】

2
颛顼:“那逄决谁来负责?这好像是个弈剑……”
弈剑啊……众人齐刷刷把目光投向了……
被集火的幽都魔君瞬间掀桌:“哈?!让我去打滚卖萌?活腻歪了吧?”
张凯枫:“我不管,爱谁来谁来,随便抓个人来我现场教他剑法都成!”
七夜:“……魔君对弈剑剑法造诣竟已至如此地步了。”
张凯枫:“@%¥&*¥&*&…………”
颛顼玩着手里的镇(手)魂(机)灯:“不然让玉玑子儿婿那个逗比来?反正逄决也是个逗比。”
魔君几乎是条件反射:“天草?!——好,他来成,但非幽都剧组成员概不发放工资!”
玉玑子幽幽望去:“张凯枫,怎么说那也是坎子的发小……”
张凯枫侧身一个鞭腿踹翻了桌子,白正阳的单摆划出一道好看的弧线来。
“不管!我就是不付!北溟服装部(←幽都财政部门)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都在我手里,你自己看着办!”
【他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静寂片刻,七夜把面具稍微抬了抬:“魔君的单摆真有特色。”
玉玑子瞥了眼:“形似弈剑弟子的服装。”
颛顼玩着手里的镇(手)魂(机)灯:“的确,全北溟的色调都是冷色系,就他艳得如此大红大紫。”
萦尘:“……”(果然已经把我算外面的人了?)
张凯枫:“……陛下您的语文是有个小村的猫教的吗?”
七夜继续道:”一直很好奇……你是穿着开阳的时候被那谁撕衣服撕了个摆去了?“
玉玑子若有所思状:“难怪你使的是右手剑,原来是为了剑和摆的重力平衡免得站不稳……”
七夜:“为何偏偏要留被撕过的衣服一直穿着?”
张凯枫:“你们!够了!”
【论单边摆与流体力学】

3
颛顼玩着手里的镇(手)魂(机)灯:“没有逄决这戏没法演,不然换成张凯枫苦逼史,来玉玑子你演陆南亭。”
玉玑子:“报销染发钱吗?”
张凯枫抗议:“他以前又不是白发!”
玉玑子无视抗议,继续补道:“既然不报销,陛下您可以亲自来,染发钱都省了。”
张凯枫继续抗议:“陆师兄……陆南亭没那么重黑眼圈!”
颛顼:“#¥)*&&……¥¥%……”
颛顼狂性大发,幽都魔君张凯枫工资减少50%
【远在天虞岛的陆南亭刻着木人打了个喷嚏】

4
张凯枫提出了议案:“还不如演玉玑子苦逼史(我演莫非云摸他狗头)。”
七夜:“让玉玑子那个小徒弟写剧本?”
【师父,我想泡你】
……鸦雀无声,没人报名莫非云了。
千钧之际,角落里刹出一个人影,东皇太一自告奋勇挺身而出!
太二:“莫非云我来。”
玉玑子与其对视,张凯枫飘走拽自家舅舅去了。
玉玑子:“你会毁了莫师父的脸。”
太二戏谑:“你师父的脸已经毁了,还不如我对你师父好,白玉兰比你回忆里的那个漂亮多了,不如你跟我,我保养你们全势力上下的整容费。”
太二:“哦,对了。别忘了你的脸已经整得跟我神似了。”
玉玑子强忍一腔怒火:“总比你虎背熊腰来得好!”
太二遭这一骂却更得瑟了:“身体柔弱易推倒么?”
玉玑子斜眼看向三炮。
三炮哥把自家舅舅推向某冤孽,然后把剑回敬玉玑子三大炮。
【闻听雨潇湘,潇湘号楚,楚王爱细腰】

5
颛顼终于倍感导演存在感薄弱,放下了手机:“这戏还拍不拍了?——把三炮七夜大宋给我挂轮回盘上示众!”
张凯枫抓狂:“幽都王你放我下来!太二和玉玑子吵架关我毛线事!”
七夜:“……关我毛线事?”
颛顼睥睨:“就怪现在世上围观的太多!”
【幽都的导演有逻辑问题,常让BOSS倍感压力】
大宋:“分明最无辜的是我才对吧!”
众人斜眼:“这里就你一个会被自家邪影推倒!”
玉玑子(崩坏中):“小菊花太虚课堂开课啦!邪影发春老不好,多半是欠揍,打一顿就好了。”
张凯枫瞥了一眼,收割了菊花观其妙扎成碎渣,“你个渣渣……”
玉玑子:盯
大宋:盯
萦尘:盯
颛顼:玩着手机瞥
君朔划着元命盘:“姐你是怎么带孩子的,这么点刺激这么大反应……”
【七夜:估计都是剑阁掌门教得好。】
张凯枫嫌弃回望:“看什么看,你们这群(CP都死光的)单身狗!”
系统提示:张凯枫对玉玑子和颛顼造成会心一击
萦尘扶额:“儿砸你过来一下,一定是我教育方式有问题……”
七夜:“你分明是让狗来教的他……”回身“张凯枫,我是有家室的人。”
张凯枫:“不一样被逄决抛弃了?”
七夜冷哼:“至少我能杀了那个人,不像某人整日在应龙神殿里写诗躺尸。”
张凯枫炸毛:“七夜,来决斗!”
七夜:“成,归墟天演幻境见?”
【高富帅打酱油】

颛顼把手机扔老远:“张凯枫,七夜,玉玑子,散会后你们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风摇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