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守序善良,一半混乱中立。
墙头只增不减,爬墙反复横跳。
道系写文,爱看看不看滚。

【DC/SV/Clex】A Talk(摸鱼)

一个夜半摸鱼。Only a talk。
—————————————







“十年前你跟我一起种的那棵树,一直长得很好。前天晚上,被雷劈断了。”
“噢。你在为猫咪没法爬上树让你救了而伤心吗?”
“莱克斯。”
“我又看不到。”
“我知道。”
“如果你现在把这几根栏杆折弯——你可以轻而易举地完成——让我出去,我还是很有兴趣过去缅怀一棵死树的。”
“你知道这是你应得的。”
“应得的?我成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监狱里度过。我一向认为是拜你所赐。”
“真的吗?你一直很聪明。你本有大好前程。为什么你要一直无意义地攻击我们?如果你不这么做,而是把你的才华用在正道上,你的人生会截然不同。你现在也不会在监狱里,或许你会在……你最喜欢的法国咖啡厅。”
“超人能想到的最豪华的地方也就是咖啡厅吗?”
超人长叹了一口气。跟十年前那种克拉克肯特对莱克斯卢瑟苍白的谎言与解释的叹气如出一辙。冷漠,失望,不耐烦,可能还有痛苦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而且,通常这种叹气之后都是莱克斯继续说下去。
带着显然却总能被忽视的痛苦,自我嘲讽,还有一点接近宠溺的微妙意味。
“克拉克,这是个你自己都能回答的问题。设身处地设想一下,如果被关在这里的是你,你会因为想得到‘离开监狱的大好前程’就放弃使用超能力做你那些无视法律秩序吸引眼球迷失民众的好人好事吗?显然你也不会。你我都知道精神的自由要比肉身的自由来得重要得多了。”
“省省吧,莱克斯。你就不能不用你那套卢瑟逻辑思考事情吗?你被关在那里是因为你是错的。我根本就不会被关在那里。”
“哦,是啊。是啊。超人永远是对的。那就让我带着我光荣的错误坐上电椅吧。”
“莱克斯。”
“呵。”
“莱克斯,在我眼里你只是在折磨自己。”
“折磨自己?不。我以折磨你和那些乱七八糟的超能力者,什么超级英雄,为毕生目标。”
“莱克斯,你就是在折磨自己。为什么你要这样做?”
莱克斯抬头,用翠绿的氪石一样的眼眸望着他。
沉默着,僵硬着。倨傲地,凝固地。
然后他笑了。
“我一直都这样做。为什么你现在才发现?”


评论 ( 4 )
热度 ( 29 )

© 风摇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