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守序善良,一半混乱中立。
墙头只增不减,爬墙反复横跳。
道系写文,爱看看不看滚。

【Fate/言枪】阴影

库·丘林是最为敏捷的枪兵。

当他跃起时,会让人觉得没有重量。

像猎豹一样,迅猛而柔软。

能捉住这一只野兽的,只有令咒和天之锁。

非常不巧地,在这个有着光辉形象的阴暗教会里,这两个,他都遇到了。

 

有些事情是任何战士永远都不愿承认的,比如无法战胜的对手。

但承认与否都不会改变结果。王之宝库璀璨夺目,刀剑上的金光是令人生恶的血腥贪婪。说到底,库·丘林对这种搜刮式的欲望和贪婪是不屑一顾的。

可他究竟是输给这份贪婪了。

金属怀着恶意缠住他,穿透他,避过要害,把他钉在墙上。神之子的血涂在供奉神明的教堂里,作为人类向神明许愿得不到回应、于是自行从光明手里剥夺回来的祭品。

悄无声息。

警告性的出手,对英雄王而言,是无聊透顶的小事。也许对方的轻盈迅捷让他失手了好几个回合,但神性就是一种诅咒。

为何要身为光之御子呢?为何要被黑影逮在手里呢?

兴奋转瞬即逝,吉尔伽美什唾弃最后的无趣。

神父伫立在月光下,观赏完这一切,好像早已料到结局。

他自己一手安排的结局。

没有魔力流注过来疗伤,无疑也是那个男人故意的。

苍之枪兵眼前的景象模糊溃散,仅有那人胸前十字架上流动的月光刺目地闪烁着。

 

让自己侦察,让英雄王决战,就好像自己只是这场丑恶阴谋的遮羞布。

打不了畅快淋漓的战斗,杀不了该去死的对象。

英灵偶尔怀疑自己留存现世的意义,但他知道自己遵从的只是那份契约。

那份契约,承认了他的存在,承认了他的英名。

有一个承认他的力量,召唤他的女人。要回应召唤者的信任,这条枪就绝不允许失败。

一定要胜利到最后。

不能因为失去Master就那样白白消失。

他坚信自己要应允的只是契约,而不是言峰绮礼。

但枪之骑士怎么会轻易甘心?

“想要使唤我的话,就用掉一个令咒吧。要是有什么差错,我可不保证我不会从背后捅你一枪啊。”

库·丘林抱着女人被鲜血濡湿的温热躯体,不屑回头。

一个高大阴影从身后笼罩着他。

影子发出颤抖的嗤笑。

“以令咒之名……”

在别的主从之间,令咒书写的是大魔术。

在他和神父之间,令咒书写的是对骑士的羞辱。

一条一条,每一条都是。

 

“我以为,你是那种笃信自己的命运、不会想去改变的人呢。”

神父注视着拄着魔枪支撑身体、头上青筋暴起的Lancer,冷不丁如此道。

他自己都听出了自己声音里的愉悦。

库·丘林汗水勾勒的面颊边侧,耳坠的银光荡漾。

漾动的银光,每回都会让神父想起和红发女子在篝火边攀谈的某个晚上。

“你们很像呢。”

那个夜里,女子如此说。

如果说,言峰绮礼什么时候开始对一个灵魂产生了兴趣,那就是那个时候。

可惜当他得到这个灵魂,也没有得到满足。

“我笃信的,是我会像流星一样闪耀,飞快地燃尽生命。

“而不是在你这样卑劣的人手下苟延残喘。”

Lancer的眼眸熠熠,如同珍贵的鸽血石。

就是如此了。

那个流星下的少年笃信的是宿命之光,而他笃信的是宿命之影。

如此相像,又绝对的背道而驰。

从来没有谁能去解答他的恶。

而那份光让他的暗更加无处可藏了。

让他更加地不满足了。

就好像一片漆黑里,没有谁会在意这是一片漆黑;但如果有了一束光,周遭的黑暗就会被光芒照耀得愈发明显。

骚乱的黑暗会急于把光芒吞噬。

眼下也正是如此。

库·丘林没有料到自己这位Master居然会在如此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使用令咒。

但不用又能怎么呢?他自己难道会乖乖同意吗?

到头来还是会有一句:“作为侮辱我尊严的代价,你就用掉一个令咒吧。”

结果是一样的。

只不过是台词都省了。

在他们之间,令咒就是为了让骑士蒙羞而使用的。

没有其他的用途。

反正神父照样有着一手臂的令咒。

狰狞的红色刻印,传递着绝望的讯号。

 

库·丘林在令咒面前没有还手之力。

黑键割裂魔力制成的衣料,描绘出他肌肉的纹理。

忍耐抑制了荒诞的声音,却将其导向眼眶,转化成泪水。

但是,一滴都不落下去。

言峰绮礼愉悦了。

忍受又不得不开始了。

糟糕透顶的循环。

 

只有他人的痛苦才能为自己带来愉悦。

这是在某位王者的指引下,变得清晰可见的事实。

但是让他人痛苦需要各种顺理成章的条件。布局漫长而观赏短暂。

唯独一个被迫听命的Servant能改变这点。

太糟糕了。

 

折腾可以凭借各种理由进行。

随便想出来的理由都可以。

在对方濒临崩溃的时候,及时顺毛就好了。

牙印、伤痕、鲜血、咒骂、惊惧、恨,怎样都好。

光之子被黑影侵噬的痛苦,实在太过美丽,让人移不开视线。

他越陷越深。

其他时候都还是清醒的,但到了空闲的、能去折腾那位Servant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沉沦了。

 

“如果你还没有点自觉,就趁热自己早点爬去火葬场吧。”

吉尔伽美什是这么提醒他的。

于是神父终于发现——

无论遭受什么,那位Lancer在离开教会时,身形依旧矫健,如同掠影。

那是一道划过天空的蓝色闪电。

那份光芒削不掉。

 

神父终于回过神来,重新着手于自身生命意义的探求。

为什么世上会有我这样的人呢?

这才是他一直在追寻的问题。

阴影的问题无法从光明身上得到答案,能得到的只有暂时性的慰藉而已。

所以,神父最后一次抬起手臂时并没有迟疑。

“自杀吧,Lancer。”

库·丘林看着他的眼神里透出的嫌恶,始终依旧,分毫未动。

这个眼神,从两人相遇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如初。

 

END

评论 ( 1 )
热度 ( 87 )

© 风摇枫 | Powered by LOFTER